剪了短发。收获了大量赞美,开心。
从今以后只要不是太热,都留短发吧。希望可以多一点点自信。

妈今晚开了瓶白葡萄酒,我抢过杯子喝了大半杯,太好喝了完全不够喝。也是好久没喝过酒了。

雪雪真的特别好,特别好看。

狂躁。
冬天似乎一直都是那么难熬,就算有再多的节日,再多的假期,周遭冰冷干燥的空气总能压得人喘不过气。什么冬天来了春天就不会远了,在冬天里根本想不到春天,唯一思考的事情就是如何活着熬过这个冬天。
一事无成,放任自我,谁知道下一次的崩溃是什么时候。

工作时间看我的眼神也是迷,并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。你笑得很奇怪哎,一股浓重的怀旧味道,把我拽回几年前。
这几天见面太频繁,但心里真的已经放下了,感受不到那种激动和喜悦了。
奇怪的欣赏点。毕竟是再也赶不上的遥远闪耀的星,不敢想,也不会再想。
新的一年,新的开始,放平心态,无论如何不要再沉迷于任何一个人。

想念夏天,想念大海。

果然只是移情

尝试去适应,甚至接受,而最终都会变得抵触,回到原点,循环往复,这样的痛苦没有尽头。

思念不止。
想给那个人买一大堆巧克力饼干糖果零食,然后悄悄地把它们塞到那个人的书桌里去。
并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,只是觉得自己突然成了一个极端的利他主义者,你开心就好,我无所谓。

割开血管,看血液喷涌。

1 / 3

© 二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